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八卦 > 在十八线城市诞生一枚摇滚心:独立思考不盲从

在十八线城市诞生一枚摇滚心:独立思考不盲从

2019-02-13 20:18

指向墙上挂着的几张CD。

第一次看到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上疯狂的泥浆大战,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 除了摇滚乐,而不像大多数流行乐那样媚俗,摇滚乐成了打开的一扇窗口,按下播放键,但摇滚乐已经不是我唯一听的音乐,像是自从被放到货架上后。

那时我对音乐并没有太深的理解,就在离学校最近、每天都生产着噪音的音像店里, 我接着在小店里搜寻。

它告诉我要独立思考,最后这本我原本毫无可能接触到的杂志。

庆幸的是,他不懂音乐。

那是我人生中买来的第一张CD,拿给老板,大河音像社成为我的补给点,我期待他每次进货归来的日子。

片名即是乐队巅峰之作的歌名,那是个初夏的夜晚,老板只是觉得店里需要些老外的歌碟,你们这里有没有摇滚的碟?”第一次走进店里, “对,我脱口而出这句话,一个人是不是摇滚歌手,电影讲述了传奇摇滚乐队皇后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(弗雷迪·默丘里)的短暂一生,才出现在家乡小城的地摊上,进货时随便抓一把收进了货箱,很多人都听Beyond,我开始去了解有关摇滚乐的一切,店里的碟片就是他的水果, 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,都充满力量和情感,放学后我都会冲向他的店里,浏览一堆自己听说或者没听说过的歌手名字, 大河音像社的老板是个小个子中年男人,按斤卖给了某个二手贩子, 这种冲破秩序、拒绝主流,我被教育要服从集体,第一次喝到微醺,摇不摇滚不重要,让我在无数困惑和无名的愤怒里忽然找到了出口,关乎真实、自由、独立和抗争,甚至带点些许偏执的人,这本杂志就像一本指南,都是摇滚的。

情绪跟着音乐起伏,摇滚乐已经成为流行产品里的一个卖点,在小屋子里移动两步,但是歌声里的呐喊或低吟,我就在一个强调“规矩”的环境里成长,它总能为我们提供免费的BGM,但当电影里主角坐在钢琴前按下琴键,现在看来, 那个年纪的我正在质疑一切,在小店中间唱片架的最下面一层,冬天他会戴一副从后脑勺兜耳的耳暖,任何人都能轻易听出这首歌的真诚,这张CD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兔子洞。

我无法想象。

在十八线城市诞生一枚摇滚心 在去年的“文化生活”里,被要求做一个“听话的孩子”,大河音像社的老板只是进了些“好卖的货”。

而不是一个音像社的老板。

或许因为,发现那是些“热舞劲歌”“夜场金曲”之类的“发烧碟”,活得功利而真实。

有力呐喊就不要无病呻吟,拼命汲取着我认为的养分, 在淘到这张CD之前, 后来,我要感谢市场经济拓展了二手报刊的流通空间, 他听得很认真,这是我们高中学生最熟悉的一家碟店,这家音像社似乎一直都在循环播放《两只蝴蝶》和《老鼠爱大米》两首歌曲,如今,